我們要去沖繩了呀逼



[本圖盜自Google image]

只是一個離台兩小時飛程不到的地方,沖繩,與我卻是隔著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。


五年前就想去的了,但因為當時老弟交了個來自沖繩的小日本女友(我跟老木很沒禮貌,都在背後叫人家小日本,女人就是嘴碎,國仇家恨都含在這三個字了),我一心幻想等他倆有譜,要以大姑的身份登陸去提親,不想浪費多次機票錢,故遲遲不出團。
結果誰知,我弟那個沒有用的東西,竟然被人家給踐踏了,分手是沒有什麼可惜,但我這幾年的等待誰賠我啊 (誰要妳等了)。

沖繩,就跟著我弟破碎的心,一塊兒埋葬在海的另一邊兒了。 (人家好好的並沒有沈)


來,今年初約了珠母,等她生完小孩,要五月一塊去東京,訂金繳了不說,還花時間跟段小姐簡介了米奇米妮的生平事蹟,以免到了迪士尼,跟他倆勾肩搭背要拍照ㄟ時準,她老大給我丟人現眼;沒想到三月發生了日本海嘯......。

日本不能去了,天地之大何患無處可去?  結果,還真的妹有。
唯一能去的沖繩,他們一家已經去過了,而除了日本之外,段氏與鄭氏,沒有其他的旅遊交集,在其他國家都沒辦法做朋友就對了

終於,等到四月,海嘯災情稍微控制後,珠母啟動備案來去九州,結果段先天外飛來一個換工作,新舊交迭忙翻天,不克休假,這還出個屁國,連島內小旅
都甭談了。


計畫趕不上變化,是本座最度爛的一句話。


有好一段時間,我在內心裡過著以淚洗面的日子,真的太渴望太需要休假了,距離上一次出國度假,約莫有八萬光年那麼遠,我的心靈滿是塵埃啊。

尤其是想到,當初為了拍段小姐的護照照片,搞到夫妻失和母女反目,目屎就整個ho不住。(這段血淚交織的故事,等我心情平復再來寫)


總之,熬熬熬,終於熬到段先試用期將滿可以排假了。
我刻不容緩的訂了行程,打算身兼領隊/導遊/觀光客/大胃王/捆工/保姆/下人/侍寢()等要職,帶領難搞機車又散漫的段氏父女二人去沖繩搶灘。

心滿意足,就在我叼牙籤蹺腿抖腳,老神在在的規劃行程時,我敬愛的丈夫  段先又出題了。(名字前頭空兩格以示敬畏)


是的,段外子嫌段內人太閒,只帶女兒不夠,他說人活著圖一個熱血(九把刀我恨你),要就全家動員,要把同樣熱血滾滾的一歲三個月暴走青年--->段兒子,也一起打包帶去!!!!


於是,在身兼八職之際,
我的身份又多了一個:野生動物保育員。


OKOK,這小小跨國旅行,沒有高標只有低標,
我們沒有在日本上網下載離婚協議書順便簽好帶回來,就算成功了。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arlbear78 的頭像
pearlbear78

chez PearlBear

pearlbear7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